蓝蜻_乘云见风清

【玄宗•六弦】小段子

之前简化版的原版……!

#不存在文笔


后山凉亭。


白雪飘此时堪堪抄完几遍逍遥游,手酸眼涩,趴在石桌上,口中嘟嘟囔囔: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饿……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奚以知其然也?”这是提了一盒糕点想安慰一下被罚背的白雪飘匆匆而至的赤云染。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在赤云染身后眼瞅着师姐进凉亭了也急忙跟上的九方墀。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欲检查师弟背诵情况所以拎着黄商子到处找白雪飘找到后山的翠山行。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接了下来的有些懵圈的黄商子。


“嗯?怎么不背了?我听着呢。”隔老远看见彩色师弟们聚堆儿于是过来瞅瞅的顺便听见背诵接龙的苍。


【六弦】胡言乱语小段子X

!!!如果算是梗我忘了从哪里看到的辽,侵删……虽然三次也确实出现过这种接龙背诵的情况还不止一次……就,语文老师是小姐姐了解一下?【开心中透出疲惫甚至有点mmp.jpg.】五弦tag不打辽……懒……


简化版:

五弦里不知道谁起了一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的头,

然后五个接起了龙,

过程非常默契,无缝对接。

当五个人都轮完一遍后,诡异地开始对视,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苍在一旁闭目,发现没动静了,睁眼看了看自家师弟师妹,疑惑地开口:

“怎么不背了?我听着呢。”


会有扩写版么?本来是有扩写的,但是写得很垃圾我就不丢人现眼了【真•理直气壮】


【赭苍】犹记经行路

#一个假装正经的设定和碎碎念
#即使坑掉也要记下情节,万一我写了呢(划掉)

社会背景是现代。也就离原剧一两千年(手动滑稽)

十道子除苍都已经转世。

对没错弦首一直活着。

这其实是个

雷文……吧,

还,还有一大堆私设的情节梗概

然后让我们提一下,封云山。

私设道境地脉经道魔大战后,已经不稳,每八百年需要维护一下,而封云山是地脉最集中的地方。

每八百年,表现型为,地震。

咳。

最开始,也就是一年前有想写的时候,就决定是be,但是如果写到最后也不好说。

赭遇到苍完全是两个人的意外,因为对彼此来说,转世之后的再相见,很大程度等于是陌生人了。

苍因为地脉的事情,从一开始回道境修复,到后来每八百年一直加固,功体折损的厉害,时间过去很久,再接着就是记忆有断层,后来很多往事也……

所以苍和赭杉军初见时,是忘了很多东西的,但是苍没忘过责任,也没忘过那些痛彻心扉,但是许多人就……

赭杉军看到的苍是熟睡的,银鸰也在旁边,赭杉军是同修,是好友,是可以安心的交付的存在。

然后五好青年赭杉军就陪苍住了一段时间。

后来,他下山了,没有回来。

因为这是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陪伴,已经,物似人非。

昨夜星辰昨夜风。

就……想写出来那种,苍还是苍,赭杉军也还是赭杉军,其实所有人都没变,所有人也变了,苍没转世,但是其他人转世了,所以变了。苍记得自己那份责任,也记得同修好友,苍会悔恨自己未能保全同修好友,但是这不是苍干涉他们现有生活的理由,所以苍一直没有去刻意寻找他们和做出为他们强行逆转命格的事情。

甚至他每次都会看着每一世他们的命星闪烁,又陨落。

但他不会干涉,即便是他们转世偶尔有非人的时候(误)。

赭杉军离开封云山,是因为他忆起作为赭杉军和众位同修共事的那一世,所以他只是告诉苍,苍,我走了。

没有挽留,不应挽留。没有留恋,不应留恋。

苍不说话,赭杉军不说话。

玄宗,交给我了。苍说。

——
有一个情景我特别想写。

苍被赭杉军从睡梦中叫起,睡眼尚惺忪,阳光且正好,在屋子里盈满了。苍在一边洗漱,赭杉军和好友们互通电话,所以离苍站的远些,但他声音低也掩盖不住欢快的语调,何况赭杉军悄悄开了免提。有些热闹了啊,苍耳中偶有飘过电话另一端的笑闹声,弯了弯嘴角。

-tb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c-

【苍个人向】化骨

苍的记忆遗失了很多,但是守护封云山守护道境守护玄宗,是已经刻在骨子里。

他甚至忘了许多人,许多事,于是他每天都记事,手写也好,用术法也罢。可还是无法比过时间。

这漫长而必须的守护中,苍行于封云山脉的起伏的经络中,像是银鸰曾穿过四境般,探寻,这熟悉又陌生的故园。随林而安。至于玄宗么,不是已经有了后辈?那便交给他们吧。

时间最终还是宽容了,只是,脑海中只剩惨淡的不过
残影,偏偏有几个额外清晰。是同修好友么……

不过已是叫不上名字了。

几个呢……一、二、三、四、五……一、二、三、四,九个呢,苍数出来时竟是微不可查的如释重负。

地脉又一次缓缓迁移,苍又要开始沉睡一段时间了,希望这次醒来可以记得这个数字吧。

所以,时间真的宽容了,苍这次真的没再忘记,或者,只是一直不愿去想这些夹杂着冰霜和血雨的过往,但是这次,不去想可不太行了。

巧的是,这棵月华树,不是很稀缺,但也很少见的月华树,没有被魔祸波及,而这期间,道境亦无甚么天灾。它就这样枝繁叶茂,汲取养分,优渥中,挺立百年,护着这一片荫庇。

-tbc-
我还没写完!我还能浪!

【赭苍】犹记经行路

#cp主赭苍,不过可能是友情向,毕竟在下有个野望是十道子都出来【不存在的】

#OOC,现pa/AU,转世梗嫌疑

#试图试阅|・ω・`)
#就一点,并且试图叨叨一个非常长的梗概
#be……吧

赭杉军走到这棵古树的荫庇之下,今年的夏日似乎山上也是颇为火热,避开了炎日,竟自由清风徐来了,真是舒爽极了。

赭杉军抬手覆上月华粗壮的枝干,和树皮诉说出过往来比,赭杉军这只手可以说得上是细皮嫩肉了。

头上忽闻几声急促的鸣叫,很奇特声音,但就是让人忍不住看看,于是赭杉军仰起头。

竟是只通体银白的鸟儿,叶间细碎的阳光洒在它的体表,镀上了金边儿,不过看起来还是熠熠生辉的银光。

赭杉军迈过遗落出土地的古树根茎,绕着月华古树流连,那鸟儿倒是不识生,扑棱着双翼也跟过来,绕过一小半的树干,小银鸟猛然飞至赭杉军脸前堪堪停住,青年下意识脚步一顿,向地一瞅,眼帘顿时闯入个人来,还是躺在地上的那种。

要不是那颤动了几下的手指,赭杉军几乎要以为自己被卷入了什么凶杀案中,而眼前的,就是罪犯想要彻底掩藏的死尸了。

不过为什么会连他手指动都看的一清二楚呢?

可能就是情不自禁吧,顺便确认一下男女。

那人斜躺在月华荫下的草场上,阳光斑驳,洒上这人平铺于地的长发,发色是很浅的棕色,就像久经风霜的城墙那种浅,对,久经风霜,赭杉军脑中很是坚定。这个男人,是了,睡得很熟,鬼使神差的,赭杉军蹲下身,打量起那面容,皮肤很白,星星点点的阳光光斑映的,唇色淡的几乎和肤色融合

眉间一抹丹砂迹。

【主玄宗】段子向

#刀哈
#渣文笔
#试图求评论

1、
上元佳节,汤圆下锅,白白嫩嫩,圆圆滚滚,咕噜咕噜的,很是热闹,远比这些汤圆被放在墓碑前热闹。没有人打闹还有点不适应了。正月十五的月下,苍往手心里呼了口气,自己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真冷啊。

2、
明月出云,明玥依旧在,云生何处。

3、
生与死,孰痛?各有各悲罢了。
月中故里清,数冢故人居。
苍一人独行不悔,尔等何时可相见。

4、
倚筝天波观浩渺,
苍音掀涛洗星辰。
白虹贯日荡魔寇,
明玥当空照古今。

天波浩渺,坟茔五座。
苍音掀涛,天波怒潮,怒海苍涛,六弦归宗。
白虹贯日,明玥先行。
明玥当空,可照萍山。

5、
巧果好吃不好吃,没人在意,反正同修一起吃就特别好吃。

6、
内斗,说实话没几个人喜欢,但架不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回首一下,好像同修们都……
苍眉间一蹙,脚步微顿,仍是向永旭之巅行进。
苦境咯。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要3p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明玥当空照古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
O_O|||
∑∑O_o

8、
【车祸现场过于血#腥,已被屏蔽】

9、
“师姐师姐,为什么要乞巧啊?”

“大概……讨个彩头吧。”

赤云染想了下和白•十万个问什么•雪•问起来没完•飘解释明白并且不被缠着的可能性,决定放弃科普,话锋一转,

“小白,你别乱跑,再迷路,大师兄又得去找你啦。”

“我哪有嘛,师姐你别担心啦,何况大师兄每次都会把我找回来的呀。”

……

“这倒霉孩子真不省心。”

……

“苍,玄宗交你了。”

碧血丹心,玉石俱焚。真不省心。

10、
捅刀弦首,最为致命。

#如果大师兄一夜变小,连带记忆那种

dbq请大家随便打我,我动手了

就,jio得郑居和师兄当年那也是集师父师叔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徒弟(师侄)(???)

这是一个亦和群宣

【占tag致歉】
大家走过路过的看一看,敲好吃,亦和什么的真的不来一发吗

木青羊_就是那个麟锋:

北极圈需要相互扶持,万一哪天春回大地冰雪消融了呢


欢迎楚留香手游npc宋居亦x郑居和同好前来友♂好交流


当然也欢迎聊聊武当和游戏里发生的事情


日常闲聊也行
群号 783936514


来人啊。゚(゚´Д`゚)゚。

•鴻鵠高飛雲霄外,劍映浩氣貫長虹。
•问世间冷暖,等闲一笑中。
                       ——《大英雄狄青》

【弃苍】萍水相逢
不是车!!!
以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