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蜻_月中清

我可以写这种的吗……(?)

躲角落,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

“据查验结果来看,死者大约是两天前,也就是9月23日死亡的。”

“但是他的确是昨天晚上五点左右给我发的讯息。”

“手机上的指纹确实没有其他人的。”

“死者姓名?”

“(不知道应该写谁)”

……

苍猛然坐起身,头有些晕,抬手捋捋炸起的几缕发,微眯着眼打量了自己卧室一圈。落地窗前的帘子掩着,昏昏暗暗的气氛很适合睡懒觉,但是近期苍是没这个福分了。

打哈欠时顺手拿起手机眼睛瞥一眼时间,却是全身僵硬不能动……

“9月23日   星期三   06:37”

【外wang安全发车教程】How To Drive A Car?(网站推荐+超链接教程)

南华_NAMWAH:

  【占TAG致歉!球扩散!】


    开放站内转载!以及因为只能打十个tag 所以拜托大家蓝手扩散一下XD


--









    众所周知由于LO乎的傲娇敏/感,各位文手画手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发车,随着时(网)过(络)境(扫)迁(huang),用的停车场也是经过了几次更改,从最开始的js,js挂了转战sm,sm挂了转战wb……




    其中利用wb相册tu链我用了很长时间,大概是由于鱼龙混杂、藏污纳垢的缘故,一直都相安无事。




    但就在上星期,我头一次在wb发图挂了。发出去几分钟就裂掉,不论是换小号、倒转图片都还是挂。




    痛定思痛后我觉得,必须要找一个WAI LIAN的相册解决开车的问题,并且这个相册必须要符合以下几个要求:




1、服/务器在GW,可以规避一切“根据相关条款”




2、不用FQ就能打开,且速度不能太慢




3、完全免/费,最好不用注/册






    经过大海捞针的努力和几番对比以后,是的……




    江东父老乡亲,我找到了!






    就是这个:




    Dumpt






    先介绍一下:





    







    我要哭了鸭!!!重点是它的页面还自带中文,这在所有GW服/务/器中首屈一指,还是无限容量外//链相册,最重要的是完全免费不用注册(对贫民窟极其友好)


    理论上来说,只要WG不会突然发现这个网站的bug然后把它墙掉,它就是无敌的,甩l j w b相册几十条街好吧/手动再见


    (当然如果这个网站也能被墙,那基本大部分的网站包括lo乎在内也已经丸了8)




    等什么,赶快用起来!!


--




PS:我做的是电脑发文的教程,手机也是一样的操作方法,只不过屏幕比较小不好演示,大家举一反三!




【教程正文↓↓↓】







1、首先点开会出现上面的页面,点击选取文件。











2、点击你要上传的长图(推荐用锤子/便签排版),选择上传。(我的电脑是Mac系统,不过Windows也是一样的道理)











3、上传成功后会显示文件名,然后这时候点击右下的摁键(begin upload)上传。









4、上传成功后,页面的左边会出现你上传的图片;同时右面出现六行链接,这时候复制倒数第二行。(注意一定是倒数第二行,其他试过打不开)









5、接下来开新的页面准备发布文字,先随便打上自己想要做成超链接的文字(建议用文字做超链接,而不是链接本身,容易被p),然后鼠标拖蓝文字。











6、点击页面从右向左数第四个图标,长得有点像“”这个符号;同时在出现的链接框框里复制上我们刚才得到的倒数第二行链接,点击确认。











7、这时候看到刚才的文字就变成了蓝色并且自带下划线,这就说明超链接成功了!可以点击发布上车车辣






电脑我已经试过了是没问题的,让我们来看一下手机观看的成果:









    好了完全OJBK!!!画质也完全清晰,由于怕被p我就不放了,可以再我另一条测试里看效果(点我)




    如果打不开的gn建议liu lan qi打开或者复制链接到liu lan qi,就可以打开啦!




    当然,由于服/务/器在GW打开的速度会稍微慢一些,但是比起FQ,打开速度还是可以的。




    经过这个傻瓜教程,大家是不是又对生活产粮开车重新燃起了信心呢!?其实原理就是WAI LIAN,文手画手都可以使用(不过要注意文件大小,但比起其他platform画质还是比较清晰的)


    




    希望对大家有帮助T T(狗wb不用你我也可以哼)


    


    最后祝大家的CP永不糊墙,官方追着发糖!cpy稳住!我们能赢!!冲鸭!!!!







--


【12.16一点小废话】


555我有疑问!从教程发布到现在每天都有点小红心的!但是好像我没有看到身边有太太用过这个方法发车的OTZ  所以欢迎大家用完反馈一下XDD 可以在评论区里分享经验~



【赭苍】没有名字系列(1)

#还是我!

#这个文我一定要骄傲的打上cptag!

#虽然!依旧!OOC!

#看我!这是个雷文!

#旧文也想要评论!对我就是不要脸!


大家!慎点!篇二!是赭伏苍!!!



篇一:


子母蛊


前言:子母蛊,三日不见子母共亡。若两厢无爱,便如同无物。


一簇一簇金灿的火苗,惨淡地与黑暗作着斗争。

阴暗,入眼便是此感。

出去微小火苗燃烧空气而产生的啪啪声,入耳的便是粗重的喘息声,似乎是极为痛苦。

———————————————————

“啧,子母蛊三日不见,母蛊宿主便会死亡。你果然不舍得他死。”蓝色披风覆在脏乱的石板上,其主以手拨开眼前人额前的发丝,挑起这人的下巴,端详着令人兴奋的苦痛表情,良久才松开。

要说这人,栗发染着猩红的液体贴在脸庞,长衫下摆已被染做棕褐色,肤色因不见日光更显苍白,形神憔悴,却仍是仙风道骨。

“哈,这样的你,伏婴师都有些心动了。”回应伏婴师的,只有无言。

“喂,你知道吗,你师妹刚刚被赦生杀了,”看着那人眉头一动,睁开了眼,伏婴师继续说“道与魔的禁忌爱恋,还有啊,圣尊者要了蔺无双。”

观那人身体不可置否的狠狠抖动,伏婴师只觉今日特别愉悦。凑到他耳廓轻轻的说:“弦首,奇峰道眉你可服侍舒服了?他们几个,是吾一手策划的呢。”

言罢,闻铁链哗哗作响。

“呦,他还真是好情趣,这条铁链,是怕你离开他吗?哈哈哈哈哈,六弦之首也会有如此淫荡的时候啊,哈哈哈哈哈。”

伴随几声大笑,伏婴师化光而去。

———————————————————

脚腕上的铁链,靠近道者的部分已经被血染污,一些伤口还不断的渗血,但他无暇顾及,脑中满满是伏婴师方才所言。

云染……莲华……无双……“咳咳……噗哇”心火上涌,一口吐在的地上。

“哐噹”是牢狱门被打开的声音,进来的人玄衣黑发,周身散发着熟悉的同门气息,可又有魔气相随。

“苍……”来者犹豫不决最终上前拭去道者嘴角殷殷血丝,“吾……对不起……”一手紧握成拳,堪堪低下头,是愧疚,是自责。

“无事。”

当真无事?苍啊苍,别这么说……

伏婴师的蛊,于你又怎无事……

———————————————————

交合是双方灵魂与肉的契合,在这里是多么可笑。

母蛊的毒性,始终在赭杉军体内烧着,引诱他去接近苍,然后拆吃入腹。

脑海中混沌极了,前尘往事如老树盘根般交错,最后只剩下那抹紫,醒了,便见那抹紫所指的人,睡在自己身旁,袒露的肩头有几许吻痕。

子母蛊,三日不见子母共亡,牢狱中的契合,是本是无爱只为续命,还是两位道者的私心使然?

子母蛊,无爱,便如同无物。

============End============


篇二:


松鼠


谁也没有想到当年恨不得杀了对方的赭杉军和伏婴师会在一起。

彼时苍听到他超级正直的好友坦白时,一口水直接喷了,别问我为啥赭杉军要在苍喝水时问。

看着赭杉军因得到好友祝福而开心离开的背影,苍心情有些复杂。

次日,苍送给赭杉军一只小松鼠,并且表示这是对他的祝福务必收下。

这只小松鼠灵得很,伏婴师也很喜欢,不过总是以生人勿近不准抢我松子的姿态面对伏婴师。

可是,伏婴师觉得真真萌。

“亲爱的,早餐吃什么~”

“包子,中午做牛排。”

此时伏婴师正倚在赭杉军胸膛,葱指把玩着几缕红发,忽地发现,自己的一缕黑发与他的红发纠缠在一起,好像想到什么,伏婴师反手便要找剪子。

“别。”赭杉军出声制止,硬是花了半个小时将两人发丝分开。

玄宗这边的翠山行看到自家师兄吐了一口血。

过了几日,那松鼠死了,伏婴师看着赭杉军感叹自己真的是什么都养不活时,一抹得意的笑荡漾在伏婴师嘴角。

苍生了场大病。

============完结===========


【玄宗伪全员】没有题目系列(2)

#又名,辣眼睛旧文/段子存档

#请随意打我我保证不动弹

#依旧赤云染第一视角/其他视角

#不妥之处欢迎大家指出!!!(高亮且诚恳)

#不存在文笔的jpg.

实名对不起我估计是在手撕粉证jpg.

.篇四.

#真•OOC#

#师妹随笔#

#1314系列#

#致任我犯熊的语C的苍师兄们#

#是的没错哦,正文正好1314字#

#时间线错了,老金跑仙山的时候翠师兄还在!X

#时间线我一定改!


闻众人言我气质不凡,当真过誉,不过既然说了,那我就承认吧!

群众的目光果然雪亮!

咳,自小与师兄弟在一起玩闹,久而久之,便成了几位师兄口中的“熊孩子”。

起初云染是不服的,好嘛,我这叫天真活泼!更可气的是,这是大师兄先说的。没想到这话会出自弦首之口吧?我还是习惯叫弦首师兄,至少,私下里。

意识到自己确实不乖的那天,真真记忆犹新。

封云山,因为有了一群孩子而活了。

虽然初冬,可高处不胜寒,一眼望去,只剩下一片白。

一日休沐,大家特别开心。

我那时大概是和同修们一起玩雪,几只团子闹着闹着就说到师兄们都像什么上去了。

紫师兄说金师兄是颗金丝楠木;墨师兄说赭师兄是根红杉木。

然后我特别大声的说到,苍师兄像只萌萌的松鼠!趴在木头上!

然后每个人都哈哈大笑,包括后来叛离宗门的紫师兄。

然后不久我们就听到了赭师兄憋笑的噗噗声。

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天空中的确有回巢的乌鸦飞过。

然后我们看到了什么叫憋笑到内伤,收到一万点打击,以及面无表情。

最后每人罚了三百遍的道德经,可是我明明听到赭师兄回去的时候笑了好一阵,为什么他不用写。

不解,直到今天,我恍然大悟,兄兄相护嘛。

大家只好乖乖的回去抄书。

第二天我把三百遍交给金师兄时,师兄还要我再抄一百遍,说我说苍师兄压他一头。现在想想,怕是那日孩童之言惹的祸。

好吧,当时气呼呼地回去了,午饭都没吃就抄抄抄了。

天暗,我点了灯,便忘了时间。

彼时早已开始午课,碧霞君来找,便匆匆随她而去,临了,碰到了什么东西。

钟声阵阵,远远见了苍师兄,像往常一样飞奔过去。

却见师兄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像极了师尊收藏的脸谱中的张飞,不厚道的笑出声。

师兄却拿着拂尘打了我的屁股,虽然就一下,但我委屈的哭了。

以为这招可以奏效,听到的却是呵斥:别再哭了!

我倒是被吓得真不哭了。

哈,现今,闻师尊死讯时哭过,师弟死时也流泪了,在仙山和翠师兄见到紫师兄时三人感慨万千,而后不久看到金师兄时,我们都笑了。

咳,跑题了。

那日晚膳后,我才知道,我抄写那间屋子走水了,是油灯。

一间屋子最多扫两个月地就好,可是旁边的几间屋子也被烧了。

按照门规,这种大错是要被打板子的。

打罚的棍棒,里面混了铁。

打我的十下,在师兄身上。

那天晚上我悄悄去看师兄,赭师兄在给他上药。

很痛的,赭师兄上药时眉头都打结了。

第二天我躲在师兄窗下,师兄开了窗,往常一般抱我进屋。

看到师兄,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

师兄笑笑,抬手擦去我的泪水,从旁拿起一块麦纸包的桂糖,自己吃了。

食甜调节心情,师兄心情不好,吃糖顺顺气。

师兄如是说。

当时我破涕为笑,跳起来抱了师兄一下,再落到桌子上时,桌板裂开,坏了,师兄较为喜爱的青玉龙豪也掉了。师兄及时抱住了我,相望无言。

那日书阁中,多了一抹紫色身影。当然,也有一道白。

自那以后,师兄不让我进他房间了,理由是男女授受不亲。

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好吗?!

但是我觉得师兄真好,有一位这样的师兄,是赤云染之幸。

六弦之首,是众人的弦首;苍,是我们的大师兄,更是他自己。

妄想挑拨的魔,也只可能是妄想了。

即使是宿敌,可鬼魂何苦为难鬼魂。

不就是玄宗魔界烧的纸没有你的份么。

不是很懂魔界的军师呢。

.篇五.

一把刀

我就是在OOC的路上大鹏展翅#

#捉迷藏#

#赤云染视角独白#


小时候很喜欢让师兄陪我们玩捉迷藏,但是每次师兄找到的人最多,既然师兄赢了,按规矩我们要扮松鼠了。可是师兄每次都只是捏捏我们的小脸儿。

我以为有朝一日师兄会同我们输一回扮做松鼠,可是师兄是弦首了,再也不能陪我们玩捉迷藏捏我们的脸蛋儿了。后来,我们同师兄玩的机会也没有了。

现在,我总是悄悄地藏在弦首窗下,希望师兄可以像往常一样打开窗子,然后看到下面的我微微一笑,让我进去,拍拍我身上的土,然后喂我一颗松子糖,那种甜甜的感觉,一辈子都忘不了。

如今我又藏在窗下,抬头看天,还是和以前一样瓦蓝瓦蓝的。

可是,师兄又怎能看到魂体的我呢。

粉证自燃jpg.

.篇六.

【丧病产物,慎看】

记得某年春节,众人看向赭杉军。

憋笑到快内伤。

赭不解,遂问九位同修因何这般。

三奇不语,六弦无话。

苍欲言又止:身穿大红袄。

墨尘音不知哪里弄来一朵花,出其不意给赭杉军戴上:头戴一枝花。

金鎏影把手中的年货——一只鸡塞进赭杉军左手:左手一只鸡。

紫荆衣把鸭子塞进其右手:右手一只鸭。

翠山行,赤云染,白雪飘和黄商子则把九方墀扔进一个大竹筐里,给赭杉军背上了:背后还背着个胖娃娃。

然后闻风而来的宗主和直接石化的赭杉军风中凌乱了。

良久,宗主说:走吧赭杉,回娘家。

赭杉军先Σ( ° △ °|||)︴再 (ˉ▽ˉ;)最后(╯‵□′)╯︵┻━┻

没想到吧又是我

突然被自己搞得不知道该哭该笑

苍不说话

赭杉军也不说话

赭杉军最后说,苍,玄宗交你了。

苍说,玄宗,交我了。

如果弦首生气了,

那就是紫气东来,

骗人师兄不是从东边儿过来的!←某不知名控诉

dbq这条我在手撕粉证,粉似黑

【伪玄宗全员】没有题目系列(1)

#旧•文/段子

#不会比现在还没文笔但仍然是小学生

#这是赤云染第一人称/其他视角

#源自玩语C但我不好好写戏瞎写段子的我

#【试图乖巧jpg.】

#!!!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出!!!(高亮)

#第一篇勉勉强强算是联文的,前一篇是弦首视角!作者大大写的超棒!但是我不光莫要过授权也找不到原文了

#对不起我这个快比全文都长了,所以我就是来存档的(?)

最后,噫噫呜云染小姐姐我实名吹爆!

.Ⅰ.

中秋前一月,师兄问我有什么心愿。因着久不见师兄又不想听什么琴啊笛子琵琶什么的便答道想听箫。

师兄闻言看了看怒沧,面露难色,然后在一片忍笑声中同负责采买的同修耳语了几句,那个谁别以为我没听见那声云染要被你宠坏了!

后一个月……在饭堂听同修们抱怨后山时常鬼哭狼嚎,我扒拉口饭,看了看依旧气定神闲神游天外的师兄,并未在意。然后我又是没见师兄几天。

中秋晚宴上那个小风一吹月亮一照然后大家言笑晏晏的别提多……唉。师兄嘴角带笑,平时微眯的眼亦是散出光来,啊,就是很宠溺的眼神啦。接下来我就很感动了,师兄扫视了一圈悠悠地拿出一支箫又施施然吹了一曲,末了说了句中秋快乐……快乐到玄宗后山的鬼哭狼嚎吗……

师兄居然还笑!

.Ⅱ.

#寒衣节背景#

道者撑着素白油纸伞,踏上青石板拼凑的路径。人多的地方,并未因为今日而冷清。

到那裁衣的地方,取了前几日便定做的几套厚棉衣,样式是他亲自选挑,棉花也是极为上乘的,做衣服实在难为自己,便托人来做,丝毫不觉订做九套有多让店家惊讶。大包小包又行至糕点铺,包了几盒小点。最后,自顾打了个寒噤,似有犹豫,但他还是买了几沓-------纸钱。

将东西收起,苍自顾走着,虽然有几次将要摔倒,略恼火向身侧皱眉,这才稳当,一路走回去天波浩渺。

路上又开始下雪,天也渐渐暗了。

火盆中金黄色的火焰在冬日显得很暖。

伞撑开放在一边,苍一件又一件的烧着新做的棉衣,棉絮燃烧发出的声响,敲击着苍的心,往事纷至沓来,却在即将浮出脑海时化为泡影。

如今物是人非,韶华已逝,人已不再在。

运起玄门功法,一身着雪白束纱的清秀女道者半透明出现,赤云染。

苍打着那伞,维持着赤云染魂魄不灭。赤云染欲接过,手已握住伞柄,苍却只握得更紧,

“师妹,我来。”

依言,松手。

“师兄,时候到了,我不能待太久,”赤云染看着不远处的墓碑,背对着苍,“送我一段吧。”

“好。”

白光闪过,手中的伞应而落地,啪嗒。

缓缓拂过九座墓碑,是感念,是不舍,是愧疚。

闭了眼,又有什么涌现。

“师兄师兄,等云染长大,要自己打伞!”

“师妹怎么敢劳烦师兄打伞啦。”

“我也要给师弟打伞。”

“我要给同修们都打伞!不要他们受风吹挨雨淋!”

……

“弦首,下雪了,打伞吧。”

猛地,苍拾起地上落上浮雪的伞,给同修们遮着风,挡住雪。

.Ⅲ.

这篇时间线有些错误,原剧老金比翠师兄先跑仙仙来的,有时间我一定改

要是不改大家可以当一篇xjb架空看(这一行划掉并被打jpg.)

#这应该是真•OOC

#仙山梗前回忆梗(算是?)#

写糖不发刀,发刀揭伤疤

彼时赤云染还是小孩子,不会辟谷还知道饿;不会犯熊还知道撒娇是磨人利器。

哪里有什么十道子,老一辈的弦首奇首倒是还活着。

虽然有宗主这个挂名的师尊,但是,六弦四奇可以发毒誓说这人啥也没教过,就是在收徒好久之后让他们给他收了尸。

除却苍带着五个,其中白雪飘尚还在襁褓中,黄商子九方墀还只会到处乱跑,最后稍大点的翠山行和其疼爱的师妹赤云染致力于把师兄搞到崩溃。简而言之,五个不省心的。

四奇那边平均年龄大,实际……

如果说早上起床是白雪飘哭醒的,那么金鎏影于紫荆衣的说教就是开饭的号角。

咳,日子还是要过,同修还是要带。

墨四从来都是不作不闹不犯熊,学习刻苦争上进,该干啥干啥。

赭杉军以为,墨尘音很省心。

结果某日他与苍琴笛合奏了一曲《流水》后,赭杉军的某观崩塌了。

苍喜乐器,自是和老弦首学习;赭杉军金鎏影对奇门遁甲之术颇具天赋,便与老奇首为师。

师弟师妹怎么办?一起听,师兄回去再教一遍。

墨尘音缠着要学琴,除了去老弦首那里,天天就往苍那里跑。

大家都很熟,一点也不在意。

墨尘音和赤云染对上眼儿了,准确来说,是统一了作师兄的战线。在墨尘音学琴期间,两位师兄觉得日子艰难不是了一丁点。

紫荆衣难得懂事了,不过更加毒舌了。

金鎏影倒是越发师弟控了。

翠山行在老弦首安利了琵琶后毅然忘了师兄是啥,一心想拍遍玄宗无敌手。

白雪飘被师姐带坏了。

黄商子开始纠结年龄问题。

九方墀开始纠结发色问题。

苍觉得小眼睛好。

赭杉军认为正直是必需品。

放养(nai)师弟(hai)师妹(zi)的日子很快就成了回忆。

不过,玄宗仍是妹飞弟跳就是了。

(tb不知道有没有c.)

最后实名吹一波小天使们!你们文笔有那么那么那么——棒!画画有那么那么那么——好!!!

在座的各位都是神仙!!!!

【玄宗•六弦】小段子

之前简化版的原版……!

#不存在文笔


后山凉亭。


白雪飘此时堪堪抄完几遍逍遥游,手酸眼涩,趴在石桌上,口中嘟嘟囔囔: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饿……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奚以知其然也?”这是提了一盒糕点想安慰一下被罚背的白雪飘匆匆而至的赤云染。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在赤云染身后眼瞅着师姐进凉亭了也急忙跟上的九方墀。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欲检查师弟背诵情况所以拎着黄商子到处找白雪飘找到后山的翠山行。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接了下来的有些懵圈的黄商子。


“嗯?怎么不背了?我听着呢。”隔老远看见彩色师弟们聚堆儿于是过来瞅瞅的顺便听见背诵接龙的苍。


【六弦】胡言乱语小段子X

!!!如果算是梗我忘了从哪里看到的辽,侵删……虽然三次也确实出现过这种接龙背诵的情况还不止一次……就,语文老师是小姐姐了解一下?【开心中透出疲惫甚至有点mmp.jpg.】五弦tag不打辽……懒……


简化版:

五弦里不知道谁起了一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的头,

然后五个接起了龙,

过程非常默契,无缝对接。

当五个人都轮完一遍后,诡异地开始对视,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苍在一旁闭目,发现没动静了,睁眼看了看自家师弟师妹,疑惑地开口:

“怎么不背了?我听着呢。”


会有扩写版么?本来是有扩写的,但是写得很垃圾我就不丢人现眼了【真•理直气壮】


【赭苍】犹记经行路

#一个假装正经的设定和碎碎念
#即使坑掉也要记下情节,万一我写了呢(划掉)

社会背景是现代。也就离原剧一两千年(手动滑稽)

十道子除苍都已经转世。

对没错弦首一直活着。

这其实是个

雷文……吧,

还,还有一大堆私设的情节梗概

然后让我们提一下,封云山。

私设道境地脉经道魔大战后,已经不稳,需要定期去稳稳封印,而封云山是地脉最集中的地方。最开始修复间隔挺短的,后来慢慢稳定下来了很多,也不用太频繁照看了。

地脉不稳的表现型为,地震之类的。

咳。

最开始,也就是一年前有想写的时候,就决定是be,但是如果写到最后也不好说。

赭遇到苍完全是两个人的意外,因为对彼此来说,转世之后的再相见,很大程度等于是陌生人了。

苍因为地脉的事情,从一开始回道境修复,到后来在一直加固那什么封印,功体折损的厉害,时间过去很久,再接着就是记忆有断层,后来很多往事也……

不我觉得很OOC。

所以苍和赭杉军初见时,是忘了很多东西的,但是苍没忘过责任,也没忘过那些痛彻心扉,但是许多人就……

赭杉军看到的苍是熟睡的,银鸰也在旁边,赭杉军是同修,是好友,是可以安心的交付的存在。

然后五好青年赭杉军就陪苍住了一段时间。

后来,他下山了,没有回来。

因为这是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陪伴,已经,物似人非。

昨夜星辰昨夜风。

就……想写出来那种,苍还是苍,赭杉军也还是赭杉军,其实所有人都没变,所有人也变了,苍没转世,但是其他人转世了,所以变了。苍记得自己那份责任,也记得同修好友,苍会悔恨自己未能保全同修好友,但是这不是苍干涉他们现有生活的理由,所以苍一直没有去刻意寻找他们和做出为他们强行逆转命格的事情。

甚至他每次都会看着每一世他们的命星闪烁,又陨落。

但他不会干涉,即便是他们转世偶尔有非人的时候(误)。

赭杉军离开封云山,是因为他忆起作为赭杉军和众位同修共事的那一世,所以他只是告诉苍,苍,我走了。

没有挽留,不应挽留。没有留恋,不应留恋。

苍不说话,赭杉军不说话。

玄宗,交给我了。苍说。

——
有一个情景我特别想写。

苍被赭杉军从睡梦中叫起,睡眼尚惺忪,阳光且正好,在屋子里盈满了。苍在一边洗漱,赭杉军和好友们互通电话,所以离苍站的远些,但他声音低也掩盖不住欢快的语调,何况赭杉军悄悄开了免提。有些热闹了啊,苍耳中偶有飘过电话另一端的笑闹声,弯了弯嘴角。

-tb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c-

【苍个人向】化骨

苍的记忆遗失了很多,但是守护封云山守护道境守护玄宗,是已经刻在骨子里。

他甚至忘了许多人,许多事,于是他每天都记事,手写也好,用术法也罢。可还是无法比过时间。

这漫长而必须的守护中,苍行于封云山脉的起伏的经络中,像是银鸰曾穿过四境般,探寻,这熟悉又陌生的故园。随林而安。至于玄宗么,不是已经有了后辈?那便交给他们吧。

时间最终还是宽容了,只是,脑海中只剩惨淡的不过
残影,偏偏有几个额外清晰。是同修好友么……

不过已是叫不上名字了。

几个呢……一、二、三、四、五……一、二、三、四,九个呢,苍数出来时竟是微不可查的如释重负。

地脉又一次缓缓迁移,苍又要开始沉睡一段时间了,希望这次醒来可以记得这个数字吧。

所以,时间真的宽容了,苍这次真的没再忘记,或者,只是一直不愿去想这些夹杂着冰霜和血雨的过往,但是这次,不去想可不太行了。

巧的是,这棵月华树,不是很稀缺,但也很少见的月华树,没有被魔祸波及,而这期间,道境亦无甚么天灾。它就这样枝繁叶茂,汲取养分,优渥中,挺立百年,护着这一片荫庇。

-tbc-
我还没写完!我还能浪!